华能澜沧江水电:绘一幅沧江上的诗意山水图

  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西麓,在高山峡谷中一路奔腾南流,澜沧江以其得天独厚的水能资源成为中国十三大水电基地之一,水电建设成为推动周边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怒江州兰坪县境内,苍莽碧罗山下,中国最高碾压混凝土重力坝——黄登大坝巍然屹立于此。黄登水电站,澜沧江公司流域、梯级开发的第五级水电站,作为“西电东送”和云南省打造清洁能源牌的主力电源点,电站从建设到运营,以“绿色发展理念”绘就了一幅沧江上风景优美、百姓安居乐业的诗意山水图。

  乘车沿江边崎岖山路斗折蛇行,在盘山路上转过几个180度大湾后,黄登水电站便出现在眼前。但正是这般险峻的地貌中,谁曾想到黄登水电站的两岸竟是绿树成荫、繁花盛放,三角梅、夹竹桃、炮仗花竞相绽放,衬得黄登大坝恢弘雄伟。眼前的景观很难让人联想这曾是被当地村民戏称“猴子崖、石头山”的荒芜之地。

  驱车一路前往黄登水电站营地,道路两侧有一些被挡墙围起来享受“特殊待遇”的树木,这便是电站建设者特意保护下来的珍稀树种。走进电站营地,西南角一座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的陆生生态示范园映入眼帘,据工作人员介绍,示范园内移栽了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金荞麦480株和毛红椿5株,以及部分当地狭域分布植物——尖叶木樨榄和清香木。此外,在电站应和村弃渣场渣顶平台上还移栽了库区淹没线株尖叶木樨榄;在布纠河渣场上游侧,电站还建设了占地约3600平方米、育苗约19000株的尖叶木樨榄苗圃。

  “尖叶木樨榄是地中海食用油橄榄的近亲,具有类似野生稻基因保护的价值。公司经多方调研,创造性地提出了建立自然保护小区的方案。”电站工作人员介绍道。作为澜沧江天然林保护的重要补充措施,黄登水电站的自然保护小区被业内专家赞为“狭域植物物种保护的新模式”。在恢复生态植被、建设绿色家园的过程中,黄登水电人还用实际行动攻克了硬质边坡绿化、水库库周消落带、尾矿渣处理等难关,用行动播种了“绿色环保的理念”。

  在黄登电站大坝下游甸尾村,工人老张正在拆除大坝混凝土拌合楼,“现在电站建好了,咱得认真把场地清理好,保护好这个绿色家园。”老张卖力地干着手里的活说道。

  “你见过很多鱼一起乘电梯吗?而且是150米高的电梯。”电站安全质量环保部的主任助理李坤笑着说。李坤口中的“电梯”,其实是电站重要环保工程——升鱼机鱼类上行过坝系统。

  升鱼机布置在电站尾水口,利用发电尾水水流诱鱼,采用自动导引车运送鱼箱,当大坝升降机完成提升转运过坝后,运鱼船将鱼类运至库区河流放流,真正实现了诱鱼、捕鱼、运鱼、放流的全流程自动化。李坤介绍说,自动导引车运输由原设计的有轨运输修改而成,运用国内技术较为成熟的AGV小车,既可节约建设成本,又可减少人工操作,具有很大的推广应用价值。作为国内首例建成投运、世界提升高度最高、在200米级高坝首次成功应用的黄登升鱼机,过坝鱼类最大提升高度超过150米,对维持河流生态系统的连通性、保护土著鱼类、维持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意义。

  回味着“坐电梯的鱼”的故事,一路拾阶而上,就来到黄登水电站坝址下游,眼前是一片蓝白建筑蔚为壮观。“这里是澜沧江上游鱼类增殖放流站”。站在孵化池边轻轻击掌,一群鱼儿就游了过来,看得人眼花缭乱。“锥子头的是灰裂腹鱼,银白色的是澜沧裂腹鱼,都是濒危鱼类,不过现在咱可以人工驯养和繁育了,这可是国内外首次成功哦。”鱼类增殖站站长魏开金语气里透着骄傲。“眼前的这座鱼类增殖站是澜沧江公司第一次尝试区域化、集约化的建设运行模式,这种模式既集中了科研力量,又节省了投资,运行效果非常好,很多家单位都说要向我们学习呢。”黄登·大华桥建管局分管安全环保工作的副局长李海澎介绍道。

  为了全面展示生态保护成果,电站内还建有专门的展厅,主要用于展示科研成果和鱼类标本,同时也承载了多年来保护成果的“历史记录员”功能。“澜沧江上游河段鱼类增殖放流站占地面积51.29亩、年放流规模97万尾,可以同时满足里底、乌弄龙、托巴、黄登、大华桥五个水电站影响鱼类资源补偿的需求,建设费用4293万元,目前投入科研经费4081.36万元。”展厅墙上的记录,让所有过往努力一目了然。

  “哈哈,你看那条鱼好像很舍不得离开我们呢!”“嘘,小心吓到小鱼。”黄登水电站的人工增殖放流活动又开始了。这样的活动,黄登水电站每年都要开展一次,自建站至今已累计人工增殖放流84.2万尾,其中澜沧裂腹鱼17万尾、灰裂腹鱼27万尾。

  沿着澜沧江驱车而行,抬头是郁郁葱葱的青山,低头是清澈澎湃的江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不时有满载瓜果蔬菜的小货车疾驰而过。“车上都是运往保山、大理的绿色食品,以前路不好走,山里的瓜果蔬菜吃不完只能烂在地里,现在有了致富路,滞销品成了畅销品”。村民口中的致富路正是澜沧江公司出资修建的澜沧江上游沿江公路,黄登水电站负责修建兰坪县表村至碧玉河段,全长131.5公里,累计投资约25亿元。“托华能的福,家门口也铺上了水泥路,再也不用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脚泥啦!”家住营盘镇的和大妈有感而发。在修建沿江公路时,电站还同步实施了“路路通”工程,义务修建便道、平交路口过百处,真正将便民工程做到了实处。

  “初到黄登,山上学校的师生喝的是自建水池沉淀的雨水,浑浊不堪还有一股腥气。村民闲暇时最大的爱好是喝酒打牌,常见到有醉汉卧倒在路边……”提起刚到黄登时的印象,参与电站前期建设的陈建安至今仍记忆犹新。如今,电站周边乡镇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村民的观念意识也有了很大转变,从前的懒汉变成了务工能人,从前的醉汉关注起了子女教育……自电站筹建至今,公司累计投入1636万元,实施了24个“百千万工程”项目,涉及营盘镇饮水工程建设、营盘镇中小学教学楼修建、兔峨乡大村头村委会活动阵地建设、中排乡怒夺村安居工程建设等民生福祉的方方面面。电站还发挥驻地企业优势,采购周边乡镇贫困地区的农特产品供给职工食堂,2019年至今累计消费扶贫金额800余万元。“华能不单给百姓捐钱捐物,还组织乡村教师培训,资助贫困学生,我们这个山窝窝也走出了北大的学生。”兰坪县副县长曾衡峰、移民局副局长和海鹏感叹道。

  如今的黄登电站可谓“碧空净如洗,漫山绿意浓,鸢飞品花香,鱼跃戏水清”,不仅如此,“百姓风吹胭脂稻,耕作身影忙,窗明又几净,读书声琅琅”更是处处彰显着黄登的“绿色环保理念”落实成果。黄登人坚信,只要目之所及皆是绿水青山,未来可期才有金山银山。

  自2009年开工建设至今,黄登水电站现场环保投入资金累计达5.53亿元,水土保持投资2.9163亿元,累计完成绿化面积124.6万平方米(后续还有35.2万平方米将在年内完成)、乔灌木种植20.25万株(后续还有约4万株将在年内完成种植)。黄登水电站用实际行动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成为了澜沧江上当之无愧的绿色发展引擎。

  “干流开发、支流保护”作为目前国内较为现实的鱼类保护模式,正在水电行业内被广泛推广应用。根据黄登水电站建设实际,澜沧江公司与地方政府反复沟通论证后,通过向德庆河支流开发单位进行补偿的方式,将德庆河作为澜沧江鱼类栖息地保护河流。为了让澜沧江土著鱼类更好地适应水库蓄水后的生态环境,公司在德庆河河口位置及德庆河回水尾端建设了2个人工模拟鱼类产卵场,以满足鱼类自然产卵需要。2019年,德庆河土著鱼类保护区建成,澜沧江上游土著鱼类在碧罗雪山下澜沧江畔有了“温暖的家”。

  “叠梁门”,顾名思义,就是分层叠加,将水分成多层,在电站运行时能选择性地引取水温适宜水层的水,这样可以极大缓解电站下泄低水温对澜沧江水质生态的影响。黄登水库属于季调节水库,与年调节、多年调节水库相比,分层取水调度更为复杂。对此,澜沧江公司通过对国内外同类项目的广泛调查研究,收集了长时间序列的黄登段澜沧江水文、水温、气候气象资料,开展了数字模拟和物理模型,并参考了类似项目的经验教训。最终,建成了黄登水电站分层取水设施——叠梁门,包括4台机组*5孔/台机组*6层,共120节门叶及门槽,满足了水质生态保护的需要。

  黄登水电站位于高海拔、高温差地区,两岸边坡为混凝土、石质边坡,坡度在45度至60度之间,绿化极为困难。对此,电站建设者多方求证、研阅资料,向行业先进学习,进行实验种植,采取了在石质边坡穴栽爬藤类植物,在混凝土边坡充分利用马道种植乔木灌木类植物的方式,植物上爬下挂,爬藤植物与乔木灌木类植物共同组成边坡植物小群落。栽种过程中发现,因温差较大,爬藤类植物成活初期嫩枝在金属、聚酯纤维材质的栅格上冻伤、灼伤较为严重,成活率低、生长缓慢,通过反复试验,最终采用竹条栅格解决了这一问题。如今的黄登水电站两岸绿植茂密,花园电站景观雅致。

  黄登水电站建设后,如同其它人工湖库一样,在库区水体与陆岸之间形成了巨大的环库生态隔离带——水库库周消落带,这是一种特殊的水陆交错湿地生态系统。库区消落带生态湿地治理对于改善库区生态景观、保护生物多样性、控制面源污染、保护水生生态系统、保护库区水质等均有重要意义。针对难以找到适应整个消落带环境的植物的情况,公司确定了“合理分区、因地制宜、先期试验、后期推广”的原则,分高程栽种不同植物并养护,通过运行期消落带水位变化规律、风浪特征等对栽种植物进行调整,并聘请专家指导试验及成果鉴定。分区治理的试验取得了预期效果,库周消落带治理得以有效推进。

  黄登水电站所在地怒江州兰坪县境内分布有大量矿产资源,澜沧江沿线家工矿企业涉及尾矿渣淹没,存在污染库区水质风险。因工矿企业或政府部门处理存在较大困难,澜沧江公司主动担责,建设了库区尾矿渣填埋场。库区尾矿渣属于非危险一类固体废弃物,但公司将处理标准提高一级,组织力量彻底清理、运输、填埋尾矿渣,做好防渗处理,为库区水质保护上了“保险”。澜沧江公司急政府之所急,解百姓之所忧,慎之又慎处理尾矿渣的举动受到了生态环境部西南督察局的高度赞赏。